北京時間03月04日消息,中國觸摸屏網訊,近日,維信諾控股股東西藏知合擬向交易對方(國資公司)轉讓其持有的1.6億股公司股票,約占公司股份總數的11.70%,且交易對方正在與公司第二大股東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集體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籌劃簽署《一致行動協議》,維信諾認為上述事項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

    本文來自:http://www.560599m.com/lcd/news/dynamic/2021/0304/59444.html

兩家公司關系始末

提及西藏知合與維信諾的關系,要從2015年說起。

2015年11月,王文學間接全資控股的西藏知合出資4.22億元受讓林秀浩持有的黑牛食品10.85%股份,并獲得林秀浩持有的另外18.97%股份表決權,從而獲得黑牛食品控股權。

2016年6月,林秀浩又將剩余18.97%股份作價13.04億元(對應轉讓市值68.74億)轉讓給西藏知合,交易完成后西藏知合直接持有黑牛食品29.82%股份,為公司控股股東,王文學為公司實際控制人。西藏知合累計取得黑牛食品29.82%股份的成本為17.26億元(對應綜合轉讓市值57.88億)。

在控制黑牛食品之后,西藏知合展開一些列資本運作。其一是清理食品資產;其二是注入新資產,注入的新資產就是以維信諾為主體的AMOLED資產。

2016年6月,黑牛食品剝離食品飲料業務并出售給黑牛資本,同時,黑牛食品新設了兩個子公司云谷固安、霸州云谷。面對交易所的問詢函,黑牛食品聲稱:子公司云谷固安、霸州云谷主要為金融企業提供信息領域的規劃咨詢、項目開發、項目管理以及運營維護管理服務。具體來說,這兩個子公司的發展方向是IDC業務。

但在2016年9月,黑牛食品公布了一個180億元的非公開發行預案之后,大家才發現,黑牛食品的轉型方向是OLED面板業務。而上述兩個子公司主要承擔OLED募投項目建設,將與國內知名OLED企業國顯光電進行合作。

不過,2017年5月,黑牛食品發布了非公開發行方案的二次修訂稿,將募資金額由180億修訂為150億,昆山國創不再認購黑牛食品股份。黑牛食品此次募資金額最終為150億。

2018年1月18日,黑牛食品與國顯光電除國開基金外股東合資設立江蘇維信諾,合資金額57.97億元,注冊資本為67.97億元。其中黑牛食品出資32億,昆山國創、陽澄湖文商旅、昆山創控分別以其持有的國顯光電59.59%、21.35%、5.45%股權合計作價25.97億元出資。

經過一系列資本運作之后,黑牛食品在2018年2月正式更名維信諾,此時維信諾的核心資產還沒有完全注入,在2018年年底正式將AMOLED核心資產國顯光電完全注入,PMOLED資產剝離。

值得提及的是,通過兩次協議轉讓和一次定增,西藏知合持有維信諾的股票比重也在提升。據天眼查顯示,截至2021年3月1日,西藏知合共持有維信諾4.12億股股票,持股比例達30.13%。

不過,截至1月30日,西藏知合已累計質押2.48億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59.70%,占維信諾總股本的18.16%。

經營業績持續虧損

行業周知,OLED被視為下一代顯示技術,此前,該領域一直是三星、LGD等外企所壟斷。不過,隨著國內面板企業加大布局,正在逐步在OLED領域突圍。

據集微網不完全統計,目前境內已建和在建的OLED生產線超過20條,京東方A、深天馬A、華星光電、和輝光電、信利國際、柔宇、維信諾等企業均已加入到OLED的競爭大潮當中。據研究機構Omdia預估,到2022年,AMOLED產業領域中國制造商市場份額將從2017年的5%增至2022年的26%。

縱使是這樣的市場前景,維信諾發展也并不穩妥。目前其共建有三條AMOLED面板產線:江蘇昆山第5.5代AMOLED面板生產線,設計產能15K/月;河北固安第6代AMOLED面板生產線,設計產能30K/月;安徽合肥第6代AMOLED面板生產線,設計產能30K/月。其中,前面兩條AMOLED產線已投產,產能處于爬坡過程中,而后一條產線還在建設中。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OLED行業的資金需求非常大,如果公司的后續投入和研發跟不上,那么很可能在此后的爆發式競爭中敗下陣來。盡管維信諾是國內較早布局OLED面板廠商,但隨著京東方、TCL華星、深天馬等行業巨頭加速布局OLED產業,該市場競爭也日趨白熱化,而規模優勢將迅速成為廠商實現盈利的關鍵點。

相對而言,維信諾在市場競爭處于弱勢,這從其近幾年的經營業績便可有所體現。2017-2019年,維信諾實現營業收入為0.32億元、17.78億元、26.9億元,對應的凈利潤為0.15億元、0.35億元、0.64億元,由此可見,維信諾的業績呈現穩步增長的趨勢。

盡管如此,相較于京東方、TCL華星、深天馬上百億的營收規模以及幾十億的凈利潤,維信諾的營收規模明顯較小,而且其盈利能力明顯偏弱。

更值得注意的是,維信諾近幾年主要是靠政府補貼來扮靚業績。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9月,維信諾獲得政府補貼金額分別為5.23億元、20.31億元、10.56億元、10.33億元。

 


 

另外,維信諾還通過轉讓產品技術專利和出售資產來獲益。2020年11月,維信諾控股公司國顯光電、云谷固安和昆山工研院擬與成都辰顯簽署《專利轉讓合同》,以3億元將持有的部分與Micro LED相關的專利技術轉讓給成都辰顯。隨后維信諾以1.12億元向成都辰顯轉讓用于其研發Micro LED顯示技術所使用的相關設備。

而在扣除政府補貼等非經常性損益后,2017-2019年,維信諾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3.84億元、-12.14億元、-9.4億元。

對于扣非凈利潤持續虧損,維信諾稱:“2017年-2019年,公司固安產線處于建設期,尚無營業收入及營業利潤貢獻;公司2018 年-2019 年的營業收入主要來自昆山產線。為支持固安產線建設以及日常運轉發生的運營管理費用,為產線量產和技術儲備進行的研發投入,以及融資相關的成本費用,加大公司經營虧損,是導致近年來公司扣除非經常損益后凈利潤連續虧損的主要原因。”


 

而在2020年,維信諾的盈利能力也沒有得到明顯的提升。維信諾預計2020年度實現營業收入為32億元-35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41億元-2.1億元,其中非經常性損益對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貢獻為9.43億元,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維信諾的凈利潤為虧損7.33億元-8.02億元。

業內人士指出,“維信諾業績持續虧損,是控制股東出售股權的主要原因”。自2015年以來,華夏幸福董事長及實控人的王文學通過旗下企業以受讓股份的方式先后收購來維信諾(前身黑牛食品)、玉龍股份和ST宏盛等企業。不過,上述被收購企業均未能實現盈利,而最終被出售。按照入股股價計算,ST宏盛以“保本”價格轉讓給西藏德恒;而玉龍股份、維信諾的股權轉讓卻是虧損出售。

觸摸屏與OLED網推出微信公共平臺,每日一條微信新聞,涵蓋觸摸屏材料、觸摸屏設備、觸控面板行業主要資訊,第一時間了解觸摸屏行業發展動態。關注辦法:微信公眾號“i51touch” 或微信中掃描下面二維碼關注,或這里查看詳細步驟